1. <button id="wuzin"><object id="wuzin"></object></button>
      <dd id="wuzin"></dd>
        1. <em id="wuzin"><object id="wuzin"><input id="wuzin"></input></object></em>
            1. <th id="wuzin"></th>
              樓蘭釀酒師手記 | 梵高:我可以沒有上帝,但不能沒有它

              樓蘭酒莊的首席釀酒師是法國人Gregory Michael,他擁有了法國釀酒師文憑,說一口流利的中文,被大家稱呼為格瑞,本文即為格瑞所寫的手記。

              2017年6月20日  天氣晴


              女兒瑪麗提著小水桶,拿著小鏟子興致勃勃朝院子里走去。

              “寶貝,你要去干什么?”我喊住她。

              “爸爸,我要種太陽,這樣秋天就能收獲很多很多太陽,可以給在法國的爺爺寄兩個去。”她露出無邪的笑容。


              我心中種的那顆太陽在鄯善


              小時候父親告訴我太陽也是有種子的,也可以播種,收獲的時候也可以滿載而歸,收獲的太陽越多人就會越快樂。


              前兩天瑪麗給我看她的課本,上面是貓咪種魚的故事,于是我把父親告訴我的關于種太陽的故事告訴了瑪麗,我知道在她的心里已經種下了一顆太陽。

              而我心中種的那顆太陽在鄯善,在這里我發現了陽光下的色彩,一片葡萄的海洋,碧波濤濤的成片葡園、紫色瑪瑙般的成串葡萄、遠處漫天金色沙漠,一陣風吹來,它們就像配合默契的樂團,各司其職,演奏出悠遠動聽的大自然協奏曲。

              我覺得這里的葡萄很貪心,它們總是爭先恐后地大口大口吞噬著陽光,然后燦爛的一覽無余。


              我一直懷疑后羿射日射下的9個太陽是否就落在了這里?要不怎么連這里的空氣都充滿了陽光的味道。


              吐魯番鄯善有著適合釀酒葡萄生長的理想氣候,這歸功于它所處的黃金種植緯度和地理環境。


              因為這里受地形影響,形成了獨特的溫帶內陸荒漠氣候,四周高山阻隔,吹不到一絲海風,從而使其年有效積溫高于同緯度地區。全年有效積溫達4500℃左右,年無霜期有200-240天。

              充足的光熱與極端氣候為葡萄積累糖份,制造香氣和色素提供了保證。打個比方,吐魯番盆地就如同凸透鏡的原理,先將光匯聚一點,再向四周折射,這樣光熱才會平均穩定,即使太陽下山了,而這里依舊“陽光明媚”。

              每一顆葡萄都有太陽情結,喝過酒之后才能感受到


              提到陽光,提到葡萄酒,我突然想起了19世紀荷蘭后印象派畫家——梵高,有人曾給他這樣一個注解:“他用全部精力追求了一件世界上最簡單、最普通的東西,那就是太陽。”

              從《向日葵》到《星空》再到《紅色葡萄園》,每一筆都濃厚、鮮艷、刺眼。其實梵高除了鐘情太陽之外,還癡迷葡萄酒。


              在畫《紅色葡萄園》時,他就寫道:

              “生活中,繪畫中,我完全能夠沒有上帝。但在痛苦時,我不能夠沒有葡萄酒。”


              就連到了普羅旺斯,他也堅持:

              “薰衣草不過是普羅旺斯美麗的衣衫,而葡萄酒才是普羅旺斯的血液。

              梵高作品左右滑動查看

              無論梵高是因為太陽而癡迷葡萄酒,還是因為葡萄酒而鐘情于“太陽”,我只是想說每一顆葡萄都有它們的太陽情結,而你也只有在喝過葡萄酒之后才能慢慢感受到……


              我的耳邊響起了帕瓦羅蒂的《我的太陽》,“多么輝煌那燦爛的陽光,暴風雨過后天空多晴朗,清新的空氣令人心怡神曠,多么輝煌那燦爛的陽光”。

              徜徉在這樣天賜的葡萄園里,我雙手合十,虔誠地望著天,鄯善就是我的太陽,這個陽光所照之處,便是我安身立命之地。

              ? 2016 樓蘭酒業 ALL RIGHTS RESERVED.

              久久伊人99,亚洲精品永久在线观看,日韩久久久久久精品,久99精品免费观看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