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button id="wuzin"><object id="wuzin"></object></button>
      <dd id="wuzin"></dd>
        1. <em id="wuzin"><object id="wuzin"><input id="wuzin"></input></object></em>
            1. <th id="wuzin"></th>
              樓蘭釀酒師手記 | 灌溉葡萄的水質竟比你的礦泉水還好?喝水不如喝點葡萄酒吧

              樓蘭酒莊的首席釀酒師是法國人Gregory Michael,他擁有了法國釀酒師文憑,說一口流利的中文,被大家稱呼為格瑞,本文即為格瑞所寫的手記。

              2017年3月28日  天氣晴


              對于法國人如此偏愛礦泉水的現象,很多人難以理解,我想這應該歸功于路易十四的推崇。他在位期間,對礦泉水的品質非常挑剔。由于中南部的礦泉水被限制開采,在法國一瓶優質礦泉水已經相當于奢侈品。

              為了能得到國王般的享受,我們常常像享用葡萄酒一樣,坐在高級餐廳里喝礦泉水。

              除此之外還會忍不住對水的溫度,盛水的器皿與所配的食物評論一番。想起曾經以一瓶葡萄酒的價格購買一瓶礦泉水的經歷,現在的我感覺真是不可思議。


              坎兒井水質與法國礦泉水不相上下


              還記得第一口坎兒井水給我留下的驚喜,那是來自一位善解人意的“阿凡提”大叔。


              也許是發現了我的口干舌燥,他用一只當地特有大白瓷碗,盛滿清涼的坎兒井水,然后雙手遞給了我。表示謝意后,干渴難耐的我深深地喝下一口坎兒井水,那種通透和純凈和微妙的礦物氣息喚起了似曾相識的故鄉記憶。

              難以預料的是,在吐魯番這樣遠離海洋,干旱少雨的地方,竟然會有這樣一種神奇的水源。


              在葡萄園里,我的大部分時間都是跟隨著這位“阿凡提”,他在勞動之余,也向我介紹很多關于坎兒井的常識。


              原來樓蘭酒莊所在的吐魯番盆地,海拔非常低,而盆地周圍的天山山脈上,常年積雪,形成亞洲最大的冰川帶這些冰川溶化后,滲入巖石,經過過濾后,到達地勢很低的盆地,借助地勢的差距,成為地下井水。

              鄯善的古人,就借助這種海拔差,挖掘了坎兒井,將天山上的冰川雪融水引入葡萄園,澆灌葡萄地。


              這里的坎兒井水,很冰涼,即使是炎熱的夏天也如同冰鎮過一樣,冰爽甜美。

              在母本園的東北角落,一條坎兒井,潺潺地流淌著,這條井水,就是從北面的博格達峰流下。


              據說,這種來自海拔4000米以上的天山融雪的坎兒井水,水質與法國依云礦泉水不相上下,這讓我又一次感嘆鄯善的神奇。


              對葡萄樹的呵護和熱愛跨越了國界


              鄯善的葡萄樹無懼干旱,反而更畏懼反常的潮濕天氣。大胡子“阿凡提”告訴我們,曾經有一年,葡萄在成熟期遇上了雨天,果樹迅速吸水,果實快速膨大,造成了大量的裂果,讓園丁們心痛不已。

              在樓蘭葡萄園,園丁對于葡萄的灌溉有著嚴格的限定,他們對待水的態度就像法國人對待土地的態度一樣虔誠。他們認為一切未經人為改變的自然資源都是可貴的,對于坎兒井水的有效利用,在他們看來都有著明確的標準。


              坎兒井水含有豐富的礦物質,還能讓砂礫土壤中的養分溶于水中,這樣就能很快被葡萄根部吸收,對花朵和果實的迅速生長有明顯的促進作用。鄯善的春季很少下雨,這就需要在花前和花后間隔10天左右各灌一次透水。

              當葡萄果實生長到黃豆粒大小時,新梢也生長旺盛,這時盆地的氣溫不斷升高,葉片水分蒸發量越來越大,急需養分和水分。


              由于這個階段降水稀少,園丁們便會頂著炎炎烈日,保持著每隔7-8天灌一次水的頻率,以滿足新梢和漿果生長的需要。


              在和大胡子“阿凡提”聊天的時候,我總是覺得分外親切。這個在葡萄園里出生、成長的男孩,現在已經成為葡萄園的管理者,這種經歷與我是如此相似。對葡萄樹共同的呵護和熱愛,讓我們跨越國界和語言,成為彼此的家人。

              ? 2016 樓蘭酒業 ALL RIGHTS RESERVED.

              久久伊人99,亚洲精品永久在线观看,日韩久久久久久精品,久99精品免费观看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