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button id="wuzin"><object id="wuzin"></object></button>
      <dd id="wuzin"></dd>
        1. <em id="wuzin"><object id="wuzin"><input id="wuzin"></input></object></em>
            1. <th id="wuzin"></th>
              樓蘭釀酒師手記 | 釀酒沒有那么容易,要從“吃土”去試探脾氣!

              樓蘭酒莊的首席釀酒師是法國人Gregory Michael,他擁有了法國釀酒師文憑,說一口流利的中文,被大家稱呼為格瑞,本文即為格瑞所寫的手記。

              2017年3月20日  天氣晴


              為什么我的眼里滿含淚水?因為我對這片土地愛得深沉。


              用舌頭去分辨出葡萄園里土壤的味道


              妻子揚揚手,遞給我一張碟片——《達·芬奇密碼》,并戲稱里面有跟我同病相連的愛酒癡人。


              妻子說的是西多會的那些修道士們,很少有人知道一千多年前,他們在索恩河畔種下了第一株葡萄樹,從此便開啟了Burgundy wine 輝煌的歷史進程。

              他們每天精心打理葡萄園,釀制葡萄酒便成了他們神圣的職責。西多會戒律的其中一條是要求修道士們用舌頭分辨出葡萄園里土壤的味道,讓修道士們親身體會土壤顆粒的大小以及濕度、酸堿度等,意在表示對土地敬重。

              于是虔誠地修道士們培育出了歐洲最好的葡萄品種,勃艮第葡萄酒從此一發不可收拾地紅遍歐洲。


              正如釀酒大師們說的一樣,“土地決定了葡萄的品質,土壤變不了,酒的性格就變不了”。


              他們認為,在決定葡萄酒質量的所有因素中,土地是最根本的,占第一位的。

              在我的故鄉法國的羅納河谷,那里即使是兩塊只差幾公分的葡萄地,所釀出葡萄酒都有可能相差很遠。從對待土壤的角度來看,中國人和法國人很相似,都很虔誠,并嚴格遵守自然法則。

              我的使命:在鄯善的土地上釀造天鵝絨般的葡萄酒


              在葡萄酒行業的一個說法 “在決定葡萄酒質量的因素中,土地是最根本的”。億萬年前的吐魯番曾是一片廣闊汪洋,但如今已是葡萄的海洋。

              世間無巧合,冥冥之中自有定數!鄯善能種植出優良的葡萄也絕非巧合,天賜的砂礫土壤與葡萄兩小無猜。


              在鄯善地殼運動形成億萬年沉積的特有砂礫土壤,有海底養分沉積,屬于活性鈣質結構,沙土排水良好,通氣性強,容易受熱和散熱,有助于葡萄的成熟、葡萄根系的向下生長和自由呼吸地表空氣。

              吐魯番是沉積盆地,非常干燥,很少下雨,日照時間長,在這樣的嚴苛環境下,促使葡萄藤扎入更深的土壤汲取養分,使葡萄更完美的成熟。


              就是這些看似貧瘠而獨特的環境因素恰恰孕育出了樓蘭“深根”系釀酒葡萄,使樓蘭的葡萄根深,酒好。

              地底層的礫石土壤,不僅聚集水分,同時提供了葡萄生長所需的多種礦物質,富含鈣質的砂礫土壤能培育釀造出口感最細膩的葡萄酒,能在鄯善的土地上釀造出天鵝絨般絲滑的葡萄酒是我來鄯善的最高使命。



              這里的土成就了優質的釀酒葡萄


              一場春雨后,我穿著筒靴走進我的葡萄園,我的腳或深或淺地在葡園留下了很多腳印,遠處能看見成排成排的葡萄晾房,神奇的是這里的土不僅能成就優質的釀酒葡萄,也筑造了上千年的生土建筑。

              如果來鄯善,只要你的手撫摸一下那墻壁,你就知道它們為什么能存在幾千年了,你就知道了原來泥土可以比水泥更堅固。

              巴黎的時尚到這不過是一場浮華的走秀,而樓蘭的土到世界任何地方都會成為閃光燈爭相追逐的時尚寵兒。


              泥土是有香味的,這種天然的香會陪伴葡萄酒長眠于酒瓶中,靜候伯樂去開啟。

              當葡萄酒評論家們舉起手中的樓蘭葡萄酒時說“嗯,這款葡萄酒很土”,應該是至高的贊美了吧。

              ? 2016 樓蘭酒業 ALL RIGHTS RESERVED.

              久久伊人99,亚洲精品永久在线观看,日韩久久久久久精品,久99精品免费观看18